村山富市

编辑:笼络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7 18:57:11
编辑 锁定
村山富市(むらやま とみいち),(1924.3.3~ ),出生于日本大分县大分市,政治家,日本第81任首相,日本社会党党员。是日本第二位出任首相的日本社会党委员长,并在社会党、日本自由民主党、先驱新党三党联立政权中担任首相,毕业于明治大学。由于有着很浓密的长眉毛,看起来很慈祥的样子,村山有时也被亲切地称作“老爹”。
他是日本历史上继细川护熙之后第二位以首相身份向二战亚洲受害国口头道歉的政治家,村山首相正视历史的态度受到亚洲邻国的好评。现任日本日中友好协会名誉顾问,日本湖南之友会、日本湖南人会特别顾问。
中文名
村山富市
外文名
むらやま とみいち(Tomiichi Murayama)
别    名
“老爹”,“风见鸡”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族
出生地
日本大分县大分市
出生日期
1924年3月3日
职    业
政治家
毕业院校
明治大学
主要成就
当选日本第81任首相
代表作品
《你的养老金》
血    型
O型

村山富市人物经历

编辑

村山富市渔民之子

村山富市 村山富市
细数战后日本历任首相,会发现他们不是出身政治世家,就是来自名门望族,真正出身平民的屈指可数,而村山富市就是其中一个。1924年3月3日,村山富市出生于日本大分县大分市一个普通的渔民家庭,父亲叫做村山百太郎,母亲叫做村山仓。村山富市家有11个兄弟姐妹,他是家中的第6个男孩。
村山富市的父亲家原是船主,但后来这份家业由他的伯父村山太三郎继承,他的父亲便分家另过,自己开了一个买卖鲜鱼的小店。由于家中人口多,村山富市小时候家境比较贫寒。然而,日子虽然过得穷了点,但村山富市后来回忆说,在自己记忆里从来没有“日子不好过”或是“生活艰难”的感觉,家庭十分和睦,父母很和气,兄弟姐妹也都相亲相爱,总的来说,每天过得都十分快乐。但是,好景不长,1939年,在村山富市15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病去世,家中的担子全部压在他母亲的身上,靠着舅舅的帮助,村山富市一家才度过了最为艰难的岁月。
1938年,年满14岁的村山富市从高等小学毕业。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村山富市决定离开故乡到东京去,一边工作一边继续求学。到了东京后,村山富市首先落脚在五反田的一个街道工厂里,由于厂主为人比较尖酸刻薄,几个月后他辞了工作,经同乡介绍进了筑地一家印刷厂工作,每天的任务是走街串巷将印好的印刷品送给用户,并从用户手中取得下一个订单。到了晚上,村山富市便去东京市立商业学校的夜校读书。在夜校里,村山富市结识了很多同他一样勤工俭学的学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的第二年,村山富市从东京市立商业学校夜校毕业,考取了日本明治大学专门部的夜间部,攻读政治经济学。随着战事的深化,日本开始实行学生战时动员制,不停的军事训练以及勤劳奉仕使村山富市几乎从早忙到晚,真正用于学习的时间并不多。当时的村山富市可以说是个地道的军国青年,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如何如何”的念头。
在明治大学期间,村山富市加入了一个叫做“骏哲会”的哲学研究部,后来经哲学研究部前辈的介绍,村山富市搬进了东京大学附近一个私立的学生寮——“至轩寮”居住。在这期间,村山富市深受“至轩寮”寮长穗积五一的影响。穗积五一对于日本在战争中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一直感到十分痛苦,战后还曾创办了一个“亚洲文化会馆”,援助亚非留学生。村山富市后来加入社会党以及之后的从政,与当时在“至轩寮”的经历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
1944年9月,作为二等兵的村山富市应征入伍。在当兵之前,村山富市几乎每天都在思考着“怎样为国捐躯”这个问题。然而,等他成为真正的军人之后,他才发现军队里存在着很多不合理的现象,比如长官的指令即为天皇的命令,谁也不敢不服从等。这种畸形的现实,不由得使村山富市从心里对战争产生了疑问。就在他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思考的时候,日本战败投降了。村山富市又回到了东京,去明治大学办了复学手续,继续开始了他的求学生涯,并担任了哲学研究部的委员长,与学员们一起开始思考和讨论日本未来的发展方向问题。

村山富市初步成长

1946年3月,22岁的村山富市从明治大学毕业了。当时,“二战”刚刚结束,整个日本社会正面临巨大的变革。为了实现向*主义国家的转变、废除建立在地方旧习俗以及封建制度基础上的军国主义体制,年轻人都希望投身到基层村镇的*运动中去,“到民众中去”成了当时青年人的目标。正是在这一大环境下,村山富市返回了家乡,参加了“渔村青年同盟”,积极投身到渔村*化运动中,而这也成为他未来政治生涯的起点。在此期间,村山富市经人介绍加入了日本社会党
村山富市加入社会党后的1947年,正是社会党取得飞跃发展的重要时期,在当年的众议院选举中,社会党获得143个议席,成为国会第一大政党,与*党、国民协同党组成了联合政权,片山哲当选为首相,日本第一个以社会党为首的联合政权宣告成立。然而,片山内阁及其之后的芦田均联合政权的寿命都不长,而它们相继倒台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社会党内部左右两派的对立,这给村山富市留下了很深的影响。因此在他当上社会党委员长之后,一直致力于加强社会党内部的团结。
1951年,村山富市首次参加了大分市议会议员选举,由于年轻缺少经验,加上又没有钱四处活动,他毫无疑问地落选了。不过,在竞选中,村山富市结识了一位叫做山村淑慧的姑娘,后来成为了他的夫人,也算他人生的一大收获。
1955年,村山富市再次参加市议员选举并成功当选,在此之后,他连任了两届市议员和三届县议员。在此期间,还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1958年的时候,为了帮助党内的新人赢得众议员选举,村山富市带着人在大分市内不停地奔走宣传,因为四处散发宣传文字违反了选举法,选举之后村山富市还受到了司法部门的审查。到他48岁的时候,也就是1972年的12月,村山富市在第三届县议员任期中成功当选众议院议员,正式从地方踏入了国会。不过,在多次高票当选众议员之后,村山富市产生了麻痹大意思想,以至于在1980年6月的参众两院同时选举时落选了,过上了一段“无业游民”的生活。三年半后的1983年底,日本众议院再次举行大选,村山富市汲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积极参选,终于东山再起。
从第一次当上众议员开始,村山富市就一直在国会社会劳动委员会工作,1988年的时候,被分配到预算委员会当理事。在此期间,村山富市在与各政党理事进行交涉时,一直坚持“坚守自己的诺言,不应说的话绝对不说”的原则,由此赢得了众人的信赖。在当上预算委员会理事后,村山富市也慢慢从后台走向了前台。
1991年,田边诚接替土井多贺子担任社会党委员长,社会党召开临时代表大会,讨论决定新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在临时代表大会上,社会党左派议员和一部分年轻议员组织起了签名活动,打算推举村山富市为国会对策委员长。毫无思想准备的村山富市原本没打算竞选国会对策委员长,但被形势所逼不得不参加了竞选,并最终击败对手成功当选社会党的国会对策委员长。
1992年,当时的宫泽内阁向国会提出了《联合国维持和平活动合作法》,根据该法案,日后若有涉及日本侨民在海外的紧急情况,日本可随时向海外冲突地区派遣自卫队飞机营救。社会党作为最大的在野党对此法案坚决反对。村山富市作为社会*会对策委员长,指挥社会党议员采取“牛步战术”(即以极缓慢的步子登台投票以拖延时间)抗拒自民党政权。尽管后来自民党凭借国会多数席位强行通过了法案,但村山富市之名却与“牛步战术”一同被公众所熟知了。

村山富市七党一派

1993年,日本政局发生剧烈变动,由前选举制度调查会会长羽田孜和前干事长小泽一郎为首组成的新生党以及由前政治改革推进本部事务局长武村正义为首组成的先驱*相继“揭竿而起”脱离自民党,使自民党遭受沉重打击,在第40届众议院选举中未获得半数议席,导致自民党一党长期政权崩溃,持续38年之久的“1955年体制”解体。打着“政治改革”旗号的小泽一郎等人,成功拥立起细川护熙为新任日本首相,组成了由新生党、日本*、先驱*、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社民联和参议院*改革联盟七党一派构成的联合政权。
然而,社会党在众议院选举中议席数也锐减,仅获得70席,比选举前下降近半,时任社会党委员长的山花贞夫引咎辞职。在众人的推举和拥护下,村山富市获得近80%的选票,高票当选社会党新一任委员长。
当时,参与联合政权的各党党首都加入了细川内阁,村山富市因为是后来才当选为社会党委员长的,所以并不是内阁成员。而细川政权虽然成立了,但内部的政见分歧很大,一直处于不断的内耗之中,并且内阁的实权并没有掌握在首相手中,实际上受由各党干事长和书记长组成的“联合执政党代表者会议”的控制,更确切的说,是掌握在新生党代表干事小泽一郎和公明党书记长市川雄一的手中,而他们又与以内阁官房长官身份掌握首相官邸主导权的先驱*党首武村正义激烈对立。
与此同时,小泽一郎等人与社会党的矛盾也越来越大。当初社会党委曲求全,为的是与老对手自民党长期对抗,而小泽一郎等则对社会党心存疑惧,对其又拉又打,总想削弱社会党在联合政权中的优势地位(联合执政的七党一派中社会党占有国会议席数最多)。就在双方矛盾逐步扩大的时候,艰难地维持了8个月政权的细川护熙,由于涉嫌政治丑闻,加上厌倦了政权内部的斗争,于1994年4月突然宣布辞去首相职务。细川内阁辞职后,在筹组第二届联合政权过程中,新生党等先是稳住了社会党,使其同意让新生党党首羽田孜继任首相之职。然而,4月25日羽田孜被国会选举为新首相后,迟迟不宣布组阁的情况,为此,村山富市曾几次打电话过去询问,得到的回答总是“请再等一等”,但村山富市左等右等都没有消息。不久,却传来了国会统一会派“改新”已经递交了成立申请的消息。原来,为了排斥社会党,小泽一郎等人策划在联合政权内组成由新生党、日本*、民社党等五党构成的新政治集团——“改新”会派,其目的在于通过组建“改新”,使议员人员超过原第一大执政党社会党,从而从社会党手中夺回国会运营的主导权,巩固羽田政权的基础。
为了维系联合政权而一向隐忍的村山富市这次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立即召集社会党的高层干部开会,接着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愤然宣布脱离联合政权,加上此前退出的先驱*,使得刚刚诞生的羽田内阁从诞生之日起就成为朝夕难保的少数党内阁。果然,一个多月后的1993年6月23日,最大在野党自民党乘机发难,以“羽田内阁是由在国会中少数的党派组成的联合政权,不能代表民意,迄今为止并未拿出防止政治*的具体措施”为由,向国会提出了内阁不信任案。在社会党见死不救的情况下,羽田孜不得不于6月25日宣布内阁辞职。村山富市总算为忍气吞声多日的社会党报了一箭之仇。[1] 

村山富市当选首相

1994年4月,因将细川护熙首相的辞意泄露给了记者团而被追究,在羽田孜联合内阁中以社会党身份转为阁外协助。
村山富市 村山富市
5月因被羽田孜首相的把社会党排除在外的新党构想“改新”所激怒,从联合政权脱离。在党内以久保亘书记长等佐藤观树前副委员长、上原康助副委员长、赤松广隆前书记长等主张留在联合政权之内,而另一方面,山口鹤男、大出俊副委员长、野坂浩贤国会对策委员长等主张脱离联合政权,因而发展到党内抗争。
1994年5月25日:羽田孜首相因内阁总辞职而与自民党、联合执政党在关于社会党的协议进行当中,自民党总裁河野洋平试探了与社会党委员长首班组成联合政权的可能性。虽就包括先驱新党在内的自社先三党共同政权构想取得一致,但海部俊树原首相主张“不支持以社会党委员长做为首班”,中曾根康弘原首相也表示同意,联合执政党指名海部俊树原首相为统一的候补。
1994年6月29日虽举行了首班指名,但未能过众议院半数,在参议院进行了村山・海部的决定投票。村山在指名决定投票中击败海部原首相,被指名为内阁总理大臣,组成自社先联合内阁。

村山富市执政之路

1994年7月:于临时国会日本自卫队合宪、坚持日美安保条约及断然实行社会党的政策转换。
1995年1月17日,阪神大地震发生,村山富市由于迟了3日才命令自卫队前去救援而遭受批评。在遭受为何动作迟
村山富市 村山富市
缓的质问时,他说:「怎么着也算初次应对这种状况吧。」自此之后,村山内阁的支持率急跌。 3月20日,奥姆真理教发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社会党在5月地方选举及7月参议院选举都败北。村山有意辞职,但被挽留,并改组内阁。8月,村山富市访华。期间,他前往芦沟桥事变发生地芦沟桥凭吊并参观了芦沟桥抗战纪念馆。8月15日,村山富市就历史问题发表村山谈话。村山真诚地表示:今天,日本成为和平富裕的国家,因此我们会常常忘记这和平之可贵与来之不易。我们应该把战争的残酷告诉给年轻一代,以免重演过去的错误。我们要同近邻各国人民携起手来,进一步巩固亚太地区及至世界的和平。为此,重要的是同这些国家建立起基于深刻理解与相互依赖的关系。日本政府将本着这种想法,开展在近代史上日本同近邻亚洲各国的关系的研究,并扩大同该地区的交流这两个方面的和平友好事业。同时,关于中国在致力于解决的战后处理问题,进一步加强中国与这些国家之间的信赖关系。此次讲话精神为其后历届日本政府所沿袭。并被舆论界称为“历史性的村山谈话”。随后他又对来访的《人民时报》记者郑重表示:痛切反省由于我国的殖民侵略对中国人民造成的巨大损害和痛苦,在此表示衷心的道歉。这是日本首相第一次就日军侵华声明确表示道歉,接着日众议院通过“不战决议”。

村山富市辞职

1996年1月5日,与各党派达成协议准备辞职,由自民党总裁桥本龙太郎接任首相。1月11日,桥本龙太郎组阁。

村山富市退出政坛

1996年1月17日,宣布社会党改名为社会民主党,并担任改名后的首任党魁。 9月,先驱新党代表干事鸠山由纪夫提倡的新党设想遭到社民党30人离党。在众议院解散之前,时任众议院议长的土井多贺子向党魁请求担任特别代表。土井执行部转变为阁外合作。
1997年,社民党反对冲绳特别措施法。
1998年6月,社民党中止与自民党的政权协议,联立政权解散。
1999年,与野中广务(村山访朝团・团长)一起访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2000年6月,在众议院解散之后退出政坛。[2] 

村山富市访问韩国

2014年8月22日,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首尔参加由韩国东北亚财团主办的专家讨论会,并发表了题为“村山谈话与慰安妇问题”的主旨演讲。[3] 
村山表示,日军慰安妇问题需通过韩日首脑会谈来解决,最好是双方商定共同研究解决方案。目前仅靠日本来制定方案无法解决慰安妇问题,韩日应基于“河野谈话”内容共同研究慰安妇问题解决方案。[3] 
村山富市说,在他任首相期间曾主张日本政府应向慰安妇受害人进行赔偿,但因没有得到最大政党自民党的同意,未能兑现政府赔偿,因此不得已而建立了亚洲妇女基金会进行赔偿。但这笔赔偿金是在日本政府不承认责任的情况下主要以日本民众捐款的形式筹集的,因此遭到韩方反对。[3] 
他还补充说,当时的日本政府官员、基金会成员和国民都对慰安妇受害者感到歉意,为了谢罪和赔偿做出了很多努力,这是事实,也希望这一点能得到韩方理解。[3] 

村山富市出席9·3纪念活动

2015年8月2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明在发布会上表示,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确认应邀出席9·3纪念活动。[4] 

村山富市正视历史

编辑
他曾作为社会党议员访问过中国。1995年5月2日至6日,村山首相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1998年5月24日,应江苏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邀请到南京参加“中日合作修复南京古城墙三周年纪念活动”,并参观了南京江东门纪念馆。1998年10月22日到中国参加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20周年纪念活动。1999年9月率日本社会民主党代表团访问中国。2000年9月访问中国。2001年11月率日中友好协会代表团访问中国。2003年8月来华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25周年纪念活动。2004年2月4日应邀率团访华。2004年6月率日本大相扑中国表演代表团访问中国。2005年11月4日到中国西安出席“一村一品”国际研讨会。2006年6月24日来华出席葫芦岛百万日侨大遣返60周年纪念活动。
2007年10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的题词 2007年10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的题词
上任后的日本社会党首相村山富市继细川护熙首相之后,针对日本帝国时代的侵略和殖民历史再次道歉,并在访问东盟期间分别对东盟各国领袖一一致歉。村山首相在新加坡公开表明,日本不能再逃避,必须正视过去的侵略和殖民统治。
1995年,村山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声明表示,日本必须对给亚洲造成的痛苦自我反省,并针对日本的侵略殖民历史,再度表达他最深切的愧疚和由衷的歉意。村山也是第一位到新加坡第二次世界大战蒙难人民纪念碑前献花的日本首相。村山表示,他能感受到本区域潜伏着的强烈的反日情绪,希望这么做能维护本区域今后的和平与稳定,并且体会到加强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性。
作为老一代的日本政治家,村山富市一贯坚持对华友好政策。从1995年村山富市执政开始,日本国内就有了中国威胁论。然而由于村山本人对中国比较友好。日本政府将这股呼声压了下来,从而保证了ODA持续发展,到2000年达到一个高峰。[5] 
2009年,日本前首相、(社)日中友好协会名誉顾问村山富市、会长加藤紘一、日中议联会长高村正彦、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辻井乔、日中协会会长野田毅等日中友好团体负责人、部分地方政府首脑及经济界代表一行52人专程来京,出席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招待会、庆祝大会等国庆60周年庆祝活动。
2013年1月28日,日本前首相、日中友好协会名誉顾问村山富市及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加藤纮一一行访问中国。
2015年2月28日村山富市就“安倍谈话”可能修改“村山谈话”中有关“殖民统治和侵略”等表述方式一事表态:“日本对韩国和中国进行的殖民统治和侵略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缺少这些关键字眼的“安倍谈话”将招致世界对日本的怀疑与不信任。日本要想获得亚洲人民的信赖,必须进行历史清算。“村山谈话”中提到的“殖民统治和侵略”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承认事实并对此进行反省道歉,然后才有在此基础上表达日本不重复过去的错误和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决心。“村山谈话”得到了此后日本历届内阁的继承,是日本向世界作出的承诺,违背这一承诺将导致日本孤立于国际社会。”[6] 

村山富市个人趣闻

编辑

村山富市绰号

由于他的政治立场经常摇摆不定,所以被当地传媒冠上“风见鸡”的外号(墙头草的意思),又由于有着很浓密的长眉毛,看起来很慈祥的样子,村山有时也被亲切地称作“老爹”。

村山富市参演影片

1995年《寅次郎的故事:寅次郎红之花》
2003年《八月的幸福》

村山富市相关人物

编辑
前任:羽田孜 Hata Tsutomu(第80任64天,58岁就任)
继任:桥本龙太郎 Hashimoto Ryutaro(第82、第83任932天,58岁就任)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外国 元首 人物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