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海高速铁路

编辑:笼络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6:38:03
编辑 锁定
包海高速铁路是内蒙古包头市至海南岛海口的高铁,北起包头市经西安-重庆-贵阳-南宁-广东(湛江)等省区,终点为海南省海口市,这与最初提出时经过恩施、吉首、怀化等地的情况不一样。
包海高铁(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建成后,将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西安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腹地广西、广东、海南(北部湾经济区),是一条承载国家战略的高速铁路通道。
包海高铁将加快省会间干线铁路的贯通,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展,将西部经济带连成一线,可与沪昆高铁、贵广高铁及南广高铁、广西沿海高铁、规划中的贺州经玉林至北海城际铁路、合湛高铁、湛茂高铁等高铁实现无缝对接,有利于推动北部湾经济区的同城化发展。[1] 
中文名
包海高速铁路
外文名
Bao Hai Railway
时    速
350KM/H
正线全长
约为2300KM
主要城市
包头,西安,重庆,贵阳,海口
投    资
4200亿人民币
设计时速
350KM/H
途径省份
蒙、陕、川、渝、黔、桂、粤、琼

包海高速铁路规划意义

编辑

包海高速铁路最新动态

筹划中的包海高铁包海高铁将于“十三五”期间开建,而走向确定将是包头-西安-重庆-贵阳-南宁-海口,这与最初提出时经过恩施、吉首、怀化等地的情况不一样。此外,重庆到厦门的高铁也入围国家横向干线铁路,将于“十三五”期间开建。
包海高铁主要经过省会城市,是因为省会城市大多是交通枢纽,客流量很大,能发挥高铁的最大效用。“包海高铁走重庆和贵阳,主要是从线路布局的疏密来考虑的,通过省会城市布局比较好,因为高铁要承担主要大型通道的作用,必须有客流。[2] 
(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是贯穿中西部地区结合部的南北高铁大动脉,北起内蒙古包头,经鄂尔多斯,向南进入陕西,经榆林、延安、铜川,引入西安枢纽,出站后穿越秦岭,经安康进入重庆巫溪(与郑渝客运专线巫溪站并站),后引线穿越武陵山区4个中心城市,经重庆(与沿江高铁和郑万高铁并站),南下贵阳(与沪昆高铁怀化站并站),从贵阳经南宁(与贵广客运专线桂林站并站)[3]  ,进入广东湛江,跨琼州海峡,引入海南海口。
高铁设计时速350公里,投资估算4200亿元,建成后将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西安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腹地贵州、广西、广东、海南(北部湾经济区),贯穿长江经济带西部,将把“一带一路”经济带和长江经济带连接,且将中国南北几个大干线,包括徐州到兰州高铁、沪汉蓉、沪昆、贵广、南广高铁衔接,是一条通江达海的路网通道,该线路也将呼包鄂榆、关中、成渝、黔中、北部湾等城市群连接。是一条承载国家战略的西部高铁通道。
民革中央还提出,在其设计标准上应“适度超前”。该线路是京广线以西一条南北向的第五条纵线,是重要客运通道,也是海南联系内陆地区最便捷的快速通道。其功能定位应以区域客运交流为主、兼顾沿线城际功能的客运专线铁路,建议采用如下技术标准——铁路等级:客运专线;正线数目:双线;设计行车速度:350公里/小时;正线线间距:5米;最大坡度:20‰;最小曲线半径:7000米;牵引种类:电力;机车类型:客车动车组;到发线有效长:650米;列车运行控制方式:自动控制;运输调度方式:调度集中。[4] 

包海高速铁路区域影响

国家现在高铁是四纵四横,四纵都在京广线以东,真正在中部地区、中西部地区、能够贯通南北的高铁大通道则没有,包海高铁(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的建设,将成为京广高铁以西的第五条纵向线,构筑起我国地理版图中间地带的“高铁脊梁”。这条线路贯穿的正好是我国地理位置最中心的地区,是大中华中轴线,是中西部结合的区域。纳入“十三五”规划并加快建设,将极大推动“一带一路”的整体发展和中西部地区发展。“意义不亚于当年修建京广铁路。”
方玮峰代表说,这条规划中的铁路通道,北起内蒙古包头市,南下经陕西、重庆、贵州、广西、广东,终点为海南省海口市,全程3000多公里,工程投资总额约为4200亿元。建成后将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西安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腹地广西、广东、海南,贯穿长江经济带湖北、湖南,是一条承载国家战略的西部高铁通道。
方玮峰代表进一步解释,这条线路贯穿的正好是我国地理位置最中心的地区,也是中西部结合的区域。沿线既有革命老区、扶贫开发重点区域,也经过不少风景名胜区域,对带动沿途经济社会发展都有重要作用。“包海高铁”如能建成,将成为中西部地区的大动脉,极大地带动南北通畅、东西连接,纳入“十三五”规划并加快建设,将极大推动“一带一路”的整体发展和中西部地区发展。“意义不亚于当年修建京广铁路。”[4] 
修建包海高铁通道,将在中国版图中间地带形成新的铁路大动脉,南北文化交流和经济合作廊道。该通道直接涉及的8省区国土面积、人口、旅游人数和经济总量分别占全国的17%、26%、32%和25%左右,串珠式连接了呼包鄂榆、关中、成渝、黔中、北部湾和珠三角等城市群,直接带动了包头、延安、西安、渝东北、三峡、古蔺等旅游、文化和风景名胜区,对于增强各大城市群、经济圈互动交流,对于促进沿线革命老区、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承接东中部产业转移、扩大群众就业创业极为重要。自北向南可与国家“四横”高铁网徐兰、沪汉蓉、沪昆、贵广高铁衔接,将成为京广高铁以西的第五条纵线,必将助推内陆地区迈向对外开放的最前沿。[4] 

包海高速铁路走向规划

2014年年底,内蒙古、陕西、重庆、贵州、广西、广东、海南等多个省(区)联合铁路设计部门在西安市召开了“包海高铁”项目前期工作座谈会,就该项目线路走向上形成如下共识:即北起内蒙古包头,经内蒙古鄂尔多斯;向南进入陕西省,经榆林、延安、铜川引入西安枢纽,出站后穿越秦岭经安康进入重庆,后引线进入渝黔高铁进入贵阳进入广西南宁再入广东湛江,跨琼州海峡,引入海南海口。[4]  正是这次座谈会,让尚是一个“概念”的包海高铁通道引发了外界的高度关注。而之后,包海高铁通道沿线的省份甚至市县都开始迅速行动,动员各方力量加以推动,冀望将这条高铁通道变为现实。[4] 

包海高速铁路规划建议

编辑
情感应让位于科学
  随着高铁“争路运动”在一些地方愈演愈烈,弊端逐渐凸显,在一些地方和领域,甚至成为发展高铁的“负资产”。
  高铁线路的走向,本该与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密切相关。[5] 
业内专家认为,“争路运动”凸显了高铁建设亟待遵循科学合理原则的重要性,尊重高铁设计自身的逻辑,不能因为哪里争了就要考虑,哪里不争就不管,而应从最大限度发挥高铁线路拉动效应的角度出发。
  一是走线设站要有科学的分析和选择,寻求最佳平衡点。秦进认为,应做到现实需要与长远规划相结合、自然地理与经济版图相结合、惠及民生与服务国家战略兼顾。不能由“外行”、“社会活动家”说了算,更不能“拍脑袋”决定。
  二是公开征集意见,尊重主流民意,确保公平公正。有群众表示,高铁属于公共资源,沿线站点选址不能疏忽公众的感受,应尽量少打“利益牌”多打“民生牌”,以公平公正化解高铁之争的矛盾。
  此外,还有专家强调,我国应建立一套“依法修路”的体制,要用制度和执行力来挤压人为因素、权力寻租的空间。[5] 

包海高速铁路项目进展

编辑
2014年12月30日,陕西发改委会同内蒙古、湖北、湖南、广西、广东、海南省(区)发改委及铁一院召开了西部高速铁路通道(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项目前期座谈会,提出建设包海铁路的构想。构想中的该线路北起内蒙古包头市,南下经陕西、重庆、湖北、湖南、广西、广东,终点为海南省海口市,该线路沿途经过西安、张家界、桂林、海口等多个世界级的旅游文化名城,也有秦巴山区、湘鄂西部等贫困少数民族地区,亦有“中国南方药都”之称的特色农业名城玉林,是一条带动沿线经济发展的通道。对于发展旅游产业为先导,带动以农产品和特色产品为主的相关服务业的发展,促进结构变化较快的方向发展,有重要意义。上述线路筹谋已久,其中西安到陕西安康、湖北恩施、湖南张家界的线路,已经列入2008年调整后的中长期规划研究项目。下一步只需要将张家界再往南延伸即可。而2014年广西制定了《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广西铁路大发展实现市市通高铁工作方案》,已经包含了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铁。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速铁路项目已列入广西市市通高铁工作方案,并作为广西自治区规划的重大工程项目上报争取列入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速铁路纵贯4个省(区),跨度大、实施难度大,要使项目顺利列入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并尽快启动实施,仅靠一省一市之力难以实现。沿线各市应尽快建立联动推进机制,积极争取国家层面对线路规划的重视和支持,共同推动线路列入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力争尽快启动项目前期工作。
2015年2月28日,包海高铁南段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铁项目推进会在广西第二人口大市玉林召开,铁道部经济规划研究院、中铁二院集团与沿线4省(区)11市一起共同研究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铁线路路径和技术方案,进一步增进沟通,形成共识,汇聚力量,共同推动该高速铁路项目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玉林市市长苏海棠,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朱朝霞,副市长丘德奎,铁道部经济规划研究院规划咨询部副研究员黄庆佑,中铁二院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闵卫鲸,广西铁路建设办副主任韦仕军,以及沿线11个重要节点城市人民政府有关领导出席会议。会议听取了中铁二院介绍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铁线路方案,有关专家和沿线重要节点城市就包海高铁南段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铁线路方案进行了积极讨论。包海高铁南段张家界-桂林-玉林-海口高铁项目往东北向通过贵郑铁路、京广高铁可直达北京,往北可连西安、包头,提前谋划论证该线路,提前做好项目规划等前期工作,对于推动项目进入国家建设规划并尽早实施,对于推动沿线各市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和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促进沿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2015年3月3日,证券时报两会报道组从民革中央获悉,民革中央提交了《关于将包头至海口快速客运铁路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的提案。提案指出,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纵贯8省区市,覆盖人口6000多万,影响国土面积33.7万平方公里。包海高速铁路通道是一条承载国家战略的高铁通道,认真谋划实施该通道,将为贯彻落实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西部大开发战略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对加快推进中西部地区铁路建设,带动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和新型城镇化建设,进一步完善国家“四纵四横”快速铁路网布局意义重大。为此,民革中央提出:将包海高铁通道建设列入国家“十三五”铁路发展规划,并尽快启动项目前期工作;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协调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国家铁路局、中国铁路总公司等单位,共同召开八省区市协调会,研究推进项目规划,为项目规划实施奠定基础;在线路走向上应与沿线省(区、市)已有的铁路建设规划相衔接。总结为四点:一、将包海高铁通道建设列入国家“十三五”铁路发展规划;二、国家发改委牵头研究推进项目建设;三、在线路走向上应与沿线省区市已有的铁路建设规划相衔。四、在设计标准上应“适度超前”。
2015年3月8日,陕西代表团审议报告时,陕西发改委主任方玮峰建议,推进中西部基础设施建设应该进一步突出重点,建设具有全局性的高铁大通道。“去年底和今年初,陕西、内蒙古、湖南、湖北、广西、广东、海南等省市区发改委,一起策划了包海高铁(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大通道,从包头到海南海口。建议列入中长期规划,在十三五初期开工建设。”省发改委主任方玮峰呼吁规划建设包海高铁(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带动中西部地区南北通畅。"四纵"全部位于京广线以东,而在中西部地区还没有一条贯穿南北的高铁。”方玮峰说,多省市区发改委共同策划的“包海高铁”大通道全长3000公里,从包头出发,途经陕西榆林及西安、湖北恩施、湖南怀化、邵阳、广西桂林及玉林、广东湛江等地,抵达海南海口。方玮峰解释说,这条线路贯穿的正好是我国地理位置最中心的地区,也是中西部结合的区域。沿线既有革命老区、扶贫开发重点区域,也经过不少风景名胜区域,对带动沿途经济社会发展都有重要作用。“包海高铁”如能建成,将成为中西部地区的大动脉,极大地带动南北通畅、东西连接,把“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及西北、西南、中南、华南地区连接起来,推动“一带一路”的整体发展和中西部地区发展。“意义不亚于当年修建京广铁路。据悉,目前陕西省等8省区发改委并国家发改委和中国铁路总公司联合上报了该规划,期望能将之列入中长期规划中,争取在“十三五”初期开通建设。
2015年3月11日,从正在召开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传来消息,湘西州的全国人大代表田儒斌与8省(市、区)上百名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国家将包头至海口西部高速铁路(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陕西、内蒙古、湖南、湖北、广西、广东、海南7省发改委,筹划包头至海口西部高铁的消息,去年底经媒体报道后,包海高铁成为沿线亿万人民春节期间热议话题,不少地方政府将争取包海高铁过境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田儒斌等全国人大代表认为,加快规划、建设包海西部高铁(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是落实政府工作报告有关增加公共产品有效投资、启动实施中西部铁路等一批新的重大工程项目的具体行动,对推进中西部地区稳定增长意义重大。包海西部高铁经过多个老少边穷地区,纵贯全国第一个先行先试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武陵山区恩施、张家界、吉首(凤凰)、怀化四个中心城市,对加快沿线老少边穷地区发展特别是武陵山区率先脱贫、率先发展意义重大。田儒斌等代表建议:1、国务院将包头至海口西部高铁(包头经西安、张家界、桂林、玉林至海口高速客运铁路)作为国家第一批新启动的中西部铁路标志性重大工程项目,纳入国家“十三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并争取今年内先行启动项目前期工作,“十三五”初期开工建设,2020年全面建成。2、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将恩施—张家界—吉首(凤凰)—怀化高铁,作为国家支持武陵山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一号精准扶贫工程率先开工建设,为武陵山区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强大支持,并为全国其他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在国家高铁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精准扶持下同步小康提供示范。
2015年5月2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2015年西部大开发重点项目前期工作专项补助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安排1亿元专项补助资金支持西部12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做好西部大开发重点项目前期工作。为有效解决西部大开发重大项目储备不足问题,自2012年起,国家发展改革委每年在中央预算内投资中安排1亿元,作为西部大开发重点项目前期工作专项补助资金,支持西部地区谋划关系西部大开发全局、对西部地区人民生产生活条件有重要影响的重大基础设施、生态环境和民生工程建设项目,储备了重庆-长沙城际铁路、成都-格尔木铁路、包头-西安-海口西部高铁通道、涪陵-黔江高速公路、川渝跨流域调水等一批有影响、能接续的重点项目,为推动西部地区重点项目投资建设、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交通设施 交通线路